新派酒饮改写“新酒局”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20-10-30 12:49 阅读:70

  文/DoNews 单立人责编/杨博丞

  编者按:

  新消费风起云涌,任谁都不愿错过,在Z世代的生活中,粉刷上浓重一笔。

  「DoNews」特别策划《新消费祛魅》专题,试图消解多领域新风潮的神秘和魅惑。

  此为第六篇:小酒鬼如何影响新派酒文化?酒饮后浪会诞生下一个江小白吗?

  “小酒鬼”喝出新派酒文化

  “知世故但不世故”,是这届轻人在酒桌上最后的倔强。

  不久前,厦门国际银行新人,因拒绝领导敬酒,被掌掴的事件登上热搜。舆论发酵之余,从中也能一窥年轻人对“酒场潜规则”的不满。

  “深恨酒文化,最讨厌那句‘不喝酒就是不给我面子’,那我就不给你面子啊”;

  “传统酒桌文化实际是中年人对年轻人的PUA。在国外不会有这种强迫别人喝酒的习惯,大家都是自斟自饮,就算喝果汁,也没人骂你‘不喝酒算什么男人’”;

  “喝酒能让饭桌其乐融融,但前提是不走偏,不过分劝酒不酗酒”……

  90后对酒桌文化的嗤之以鼻,在知乎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个性化道路上,尽可能远离“应酬局”套路,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爱喝酒。

  《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显示,90/95后从消费人数和人均消费水平上,皆呈现增长趋势,逐渐成为线上酒水消费的主力军。

  这其中,还有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在悄然崛起:上述报告显示,年轻女性消费人群持续发力,90/95后女性人数增速显著高于男性消费者。

  与老酒鬼不同,小酒鬼在品类选择、消费诉求、饮酒场景上,皆呈现出鲜明旗帜。低醇化、果味化、多元化、个性化、健康化,是他们在新酒饮时代,贡献出来的品酒新风尚。“享受悦己”,而非“曲意逢迎”,才是新酒桌文化的正解。

  白酒之外,果酒、米酒、鸡尾酒等低度酒水崭露头角,伴着甜味“果香”的酒水热度不断攀升,甚至啤酒、白酒也开始与水果元素相结合。

  此外,种草、购买的渠道也在发生变化。朋友、主播的推荐,kol的分享,改变了消费者从了解到下单的消费路径。自酿果酒的李子柒、分享美酒的自媒体醉鹅娘,新生代带货达人,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消费者的购买决策。

  而新型传播媒介和新渠道崛起,也让传统的酒水营销模式和销售模式面临失灵。传统酒企依赖电视广告、甩货给经销商的行为,已经背离新生代的主流消费路径,无法及时把握消费者的喜好变化。这也为新品牌诞生创造了机会。

  最重要的,还有消费场景的改变。以前,酒水的消费场景主要发生在,以“社交”为主要目的商务宴请中。但现在,则是“轻社交”的“共饮”和“浅微醺”的“独酌”。小酒鬼品酒的场所既可能在餐厅,也可以是酒吧、居家、野炊等。

  这背后不仅是消费者诉求的改变,也有餐饮模式变局的影响。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高端餐饮走向没落,到了2014年,在互联网影响下,大众餐饮起飞,休闲餐厅、网红餐饮等多品类餐饮模式纷纷落地,他们客群也正是这批年轻消费群体,与之相匹配的,餐厅的酒单也到了革新的时刻。

  可以说,新派酒饮文化是多方因素共振的结果,市场格局的松动为酒饮后浪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

  “酒精+X”模式的瑕瑜互见

  年轻人初尝酒,降低他们的消费门槛,是新品牌面临的共同难题。

  于是,市场呈现出共同特征:低容量、低度化。酒精+水果、酒精+气泡、酒精+茶……“酒精+x”模式俨然成了万能公式。

  越来越多的白酒产品开始通过调制鸡尾酒的方式,丰富消费者的饮酒体验,逐渐年轻化、国际化。例如江小白在清香型白酒之外,亦有柠檬气泡、蜜桃等口味的水果高粱酒,还有高粱酒与威士忌调和的炭烤烟熏味的风味酒饮。

  果酒、米酒因本身的低度利口、微甜口感,天然拉近了与用户的距离。米酒品牌米客,拥有包括桂花、桃子、玫瑰等多种风味在内的产品,同时创新性的推出了多款茶味的大米气泡酒。

  实际上,“酒精+x”似酒非酒、似饮非饮,虽然迎合年轻人消费偏好,但当低醇化非典型白酒当道,酒水与饮料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意味着潜在竞争对手增多。

  喜茶、奈雪の茶、星巴克,都曾推出过含酒精的饮品,农夫山泉也曾把低度数的气泡米酒搬上市场。据报道,汉口二厂的子品牌“平行宇宙”,定位为“女孩子的第一瓶酒”,目前也已经推出两款主打低度风味的配制甜酒。

  新酒饮市场看似热闹,但至今打得响亮的品牌并不多。同质化市场,依然“座次”未定,甚至很多传统“规矩”也不得不适应。

  当酒饮依然主要依赖于就餐、社交等场景时,线下餐饮渠道仍是必争之地,但该渠道的主导地位难以撼动,让新品牌的出圈变得难上加难。

版权声明
本文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新派酒饮改写“新酒局”http://www.0763cx.com/news/6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