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生追梦圆梦 导弹专家陈定昌院士逝世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20-09-14 10:09 阅读:110

  9月7日,曾研制了中国首部激光雷达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定昌走了。

  他过世的消息一出,人们都悲痛不已。陈定昌是我国雷达技术专家,我国精确制导领域的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取得了多项重大科研成果。回顾几十年的航天生涯,他曾自谦,自己并不是思维超前,而是在考虑问题时喜欢从全局出发,从国家整体利益考虑。“我一生的最大追求,就是在实现中国梦上多做一些工作。”

  总是站在时代前沿具有超前思维的陈定昌,用一生追梦圆梦,推动了我国空天防御体系能力建设,他矢志报国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情怀值得后辈缅怀和学习。

  1966年冬,28岁的陈定昌。

  让国人不再受欺负

  今天的成绩,并不偶然。从少年时代起,遭受国破家亡之痛的陈定昌就立志报国,“一定要让中国人不再受欺负”。

  1955年夏季,陈定昌即将完成高中学业。同学都在热烈讨论着毕业后的去向问题,谈论该报考什么样的大学。在选择专业这件事上,陈定昌的内心曾有过斗争。老师看到他的写作之长,建议他报考中文专业,将来可以从事写作,当作家、当记者……

  可真到了眼前,陈定昌犹豫了。自己的祖国贫穷、落后,科技生产力低下。他深爱的这片土地,曾经被外夷欺辱、掠夺。寒窗数年知回报,“科技强国”成为陈定昌的心愿和夙求,他放弃了自己的文学梦想,毅然选择了理科。

  1957年,陈定昌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北京留苏预备部,随后,因苏联单方面取消了留苏名额,500余名学员直接进入国内大学,其中300余人进入清华大学,200余人进入北京大学。按照报考志愿,陈定昌进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开始了崭新的大学生活。

  从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毕业后,陈定昌被分配至国防部五院二分院工作。从此陈定昌与航天结缘,开始了他逐梦航天的传奇人生。

  1992年陈定昌院士(左一)在试验基地与黄纬禄院士(左三)、型号总指挥徐乃明(左二)、王尚虎(右一)讨论问题。

  搞科学就是要创新

  20世纪60年代初,激光技术开始出现。钱学森提出:激光能不能做一个信号源,像无线电一样,也能做各种各样的探测和制导应用?这个“激光之问”最终交到了陈定昌手上。

  经过数月资料研究与调研,陈定昌出了两份报告,肯定了激光确实是一个方向。钱学森听完报告后当场决定,“在航天里面,要把激光与无线电放在同等位置来发展。”于是,先期调研任务变成了预研项目。

  因为激光雷达在国际上刚刚起步,事关重大,钱学森亲自主持这项工作,于是七机部、中国科学院等3家单位联合攻关,二十多岁的陈定昌被任命为项目组长。为了项目早日能够实验,陈定昌一天跑五六家单位,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这项工作使陈定昌深深感到:科学就是要创新,要不畏艰难,才能有所作为。

  “创新”在陈定昌这里,就如同手中的一把利刃,他用它披荆斩棘,他用它点石成金,剑锋所指,形成的是战斗力和生产力。为此,他付出了无数的辛劳,每一项技术的突破,每一个关键技术的攻关,每走一步都要爬坡。这其间,他收获了无数的喜悦,也吞下了无尽的孤独与寂寞。

  在当时条件下,尽管研制工作困难重重,项目仍然取得了可喜成绩,建成了世界上第一部激光雷达样机,用详实准确的实验数据,突破了技术理论的限制,发展了中国第一部全反射式激光雷达。

  激光雷达项目,只是陈定昌前瞻性眼光和创新胆识的初步显露。1996年陈定昌担任首席科学家后,他牵头深化了领域发展战略研究,提出新的目标。他一方面深入一线,带领团队运用航天系统工程的办法,理出目标,梳理清楚关键技术,通过试验,不断缩短与目标的差距;一方面竭力争取各方的支持,甚至签下“军令状”。有关领导对于他的科学的设想以及他和他的团队卓有成效的研究和攻关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认为“技术上是可行的,很重要”,给予了他们极大的鼓舞和肯定。

  陈定昌认为创新集中在关键技术、途径、方法的创新上,要瞄准十年二十年,必须站在时代的前沿,要有前瞻性,要抓关键技术的攻关,关键技术的集成才会形成更加精良的设备。而他这种指导思想直接地维持了技术的优势,推动了专业的发展,也让他所从事的事业步入了发展快车道。

  陈定昌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右二)

  擅长战略的科学家

  所谓战略,是指对全局性、高层次的重大问题的筹划和指导。陈定昌就是一个致力于前瞻性地策划、布局、引领方向的战略科学家。

版权声明
本文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用一生追梦圆梦 导弹专家陈定昌院士逝世http://www.0763cx.com/news/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