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学大奖获得者王振义:“奖金全部捐,让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20-09-07 22:25 阅读:140

  新华社上海9月7日电(记者仇逸周琳)面对记者的多次采访申请,王振义总是说,“别采访我了,多让年轻人说说。”诚如他在获奖时发表感言所言,“你们为什么不奖励年轻人呢?”这位已经96岁高龄的大家,是上海交通大学瑞金医院内科血液学专家,也是2020年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获得者之一。

  得知获奖后,他表示:“心情好的坏的都有,一方面我们国家重视科学,研究工作对人民有益就受到表扬和奖励,作为受奖者当然非常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忧愁,这个奖为什么不颁给年轻人?”

  “今天,每天仍然有罹患急性白血病的病人去世,我非常难过,觉得我们努力了几十年只解决了一种,而不是所有急性白血病,”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之一的王振义认为,“奖励年轻人可以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理想。”

  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最为凶险、病情恶化最快、致死率最高的一种白血病。在1978年王振义开始进行研究时,国际上治疗的主流方法是化疗,但患者化疗后的5年存活率只有10%到15%。王振义提出了一个大胆的首创想法——用诱导分化的理论让癌细胞“改邪归正”!经过八年的奋斗和探索,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测试了无数种药品,最终发现全反式维甲酸可以在体外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细胞诱导分化为正常细胞。

  1986年的一天,一位身患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小女孩生命垂危。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奇迹”出现了,小女孩只吃了一个星期左右的全反式维甲酸,病情就出现了转机,白血病最终达到完全缓解。如今,30多年过去了,女孩依然健康地生活着。这次治疗是世界公认的诱导分化理论让癌细胞“改邪归正”的第一个成功案例。也因此,王振义被誉为“癌症诱导分化之父”。

  当年,王振义没有为全反式维甲酸申请专利,而是朴实地希望全世界所有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都尽快用得起这种药。这种被患者称为“特效药”的口服黄色小药丸,即便是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一盒也只要几百元,还可纳入医保,而类似的肿瘤治疗药物价格高达2万元以上。

  此后,王振义和学生陈竺、陈赛娟等又一起创造性地提出“全反式维甲酸联合三氧化二砷”的治疗方法,使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五年生存率从10%提高到97%以上,成为第一个可被治愈的白血病。

  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大医学院院长陈国强常说起王振义帮他修改硕士研究生论文的过程。王老师一遍遍修改,陈国强一遍遍整理抄写,王老师先后改了10遍,近二万字的毕业论文陈国强抄了10遍。正是导师的谆谆教诲和言传身教,激励着学生攀登医学高峰。

  王振义每次都坚持把自己的学生列为论文的第一、第二作者,而把自己排在最后,甚至不参加署名,目的是让年轻的研究骨干承担更大责任。

  王先生获奖无数,是201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终身教授。如今,96岁高龄的他仍然坚持每周四的上午进行“开卷考试”。原来,每周学生们都会向王振义提供一个疑难病例,王振义就会用一周的时间搜索全球最新文献,并思考分析制作成PPT与大家一起探讨。

  “凡是做教育的人都有一个心愿——使年轻人能够成长,掌握现代科学。我想每个老师都是这样。我没有别的特别的地方,只是带着他们一起学习,让他们有正确的学习方向和方法,为他们多创造一些发展的机会和空间。”王振义说。

  对年轻人的成长成才和评价体系,王振义院士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判断一个青年人怎么样,就看他有没有创新性、钻研性,有没有刻苦地做好工作,有没有耐得住寂寞的态度,因为成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对于“奖金您准备怎么分配”的提问,王振义说,“麻烦医院帮我全部捐给扶贫基金会”。

版权声明
本文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未来科学大奖获得者王振义:“奖金全部捐,让http://www.0763cx.com/news/2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