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健身运动场馆:逃离、坚守、扩张、转型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20-08-31 18:14 阅读:125

  文/DoNews 翟子瑶

  责编/杨博丞

  3月份的某个深夜,刘棣在街边摆了个摊,颠勺卖炒饼。这是他朋友圈中的一段视频,有朋友在下面评论,颠勺颠的挺像样。外人或许想不到,刘棣在北京拥有5家24KiCK格斗学院门店,他既是创始人也是CEO。

  除了摆摊卖小吃,在疫情期间拳馆闭馆之时,他带着教练给自家轻食咖啡厅送外卖以及给24KiCK周边送快递。

  我们见到刘棣时,他刚刚结束早间会议,虽然有些困倦,但他在疲惫中仍带着乐观。“你现在能见到我就不错了,证明我们还能扛下去,北京至少有40%的拳馆都倒闭了。相比于影院和文旅,我们还算不错。”刘棣感慨道。

  直到现在,刘棣的团队从80多人减到十几人。因疫情滞留在海外的教练也无法回国给会员上课。“这场疫情的发生也让我们反思了团队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是什么。”

  团队数量骤减期间,在朋友的帮助下,刘棣把自己公司的人介绍到了其他公司工作。"世事总是这样,有人在这种时候选择落井下石,有人在这种时候选择雪中送炭",他说。

  “前六个月拳馆基本上废掉了,同时也并没出现我们之前预计的报复性运动,而是报复性出行、旅游。”刘棣很是无奈。

  一位健身圈教练Amal 2月份就回了北京,她身边的很多教练都在这次疫情中受到了影响。因为健身房不开门,有的男教练转行做起了外卖,有的女教练没有再回北京。而她则从4月份开始联系北京的各个开放的工作室,“蹭课”、以及找工作室自己训练。

  作为一个一天不撸铁就难受的健身教练,回北京训练意味着结束了在家拿着油桶“举铁”的日子。“难道因为一个疫情我就要打乱我的生活方式吗?”Amal说道。

  一、逃离与坚守

  “疫情发生以来,因为北京防疫政策执行超高标准,24KiCK北京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一千万,而上海给我的整体感觉是意想不到。”

  在北京关闭两家门店后,刘棣在上海静安开了一家新店。“因为24KiCK是做梗出来的,北京叫京城武术队,上海可能会叫静安精武门或者叫静安精武会,顺利的话会在10月中旬与上海的朋友见面。”

  这次疫情的发生,让刘棣对北京有些“失望”。“如果疫情在今年冬天再来一波,或许24KiCK就不存在了,我们必须跳出北京,从其他城市寻找新的可能性。”

  刘棣选店的脚步从未停歇,他去了包括成都和上海等多个城市,在经过多次调研后,最终把位置选在了上海。刘棣发了一条关于在上海开店的朋友圈没多久,便有投资的,介绍场地的找来。他发现,上海无论是夜店还是健身场馆均已完全恢复,也更加适合24KiCK的发展。“上海并没有对健身场馆的限流措施。”

  24KiCK

  “我在北京十多年了,我印象里的北京是一个开放,接纳包容的文化交流中心,而今年你感受到的是同行恶意举报,见不得你好,让人心疼。”刘棣感慨。据了解,在北京允许陆续开放场馆的过程中,也有不符合规定的场馆因为无法开业开始以“聚集、不戴口罩、人多”等理由恶意举报同行。

  而门店的店员每天面临的却是临时检查的、举报的,如果现场不符合开业规定就会被命令三十分钟以内清场关店……

  线上直播也是24KiCK尝试过的方式,教练们连着三天,直播训练。“打的头昏脑胀,结果后台的收入只有500块,可能还抵不过以前在天桥打把式卖艺的前辈们。”刘棣说。

  疫情发生以来,也有不少会员因为不在北京的原因开始退课退卡,24KiCK也给到了会员保证,让会员在一定时间内收到退费。同时也有很多会员让刘棣感动,有的会员主动充值十几万来续课,为了让24KiCK能够继续开下去。

  无独有偶,位于西大望路的泡泡体育运营经理胡先生告诉「DoNews」,泡泡体育在恢复开业期间,也遭到了来自同行、其他运动俱乐部甚至是家长的举报。

  “场馆内人均面积不少于4平米、限流50%等措施是健身场馆在恢复期的主要举措,但由于不同园区的规定,在举报之后,管理人员也会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处理。“现在整个经济环境这么差,都要把人逼死了,如果实际情况符合规定的话,巡检人员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DoNews」发现,泡泡体育在下午两点后,场地已经在规定人数范围内约满,场地内,呼喊声、羽毛球碰撞的声音交融在一起,在这家场馆内并没有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

  “4月29日开放时,恢复相对更好一些,连续56天没有新增病例的时候,大家比较淡定。但6月份第二波疫情后,大家比较慌。”北京第二次疫情复发后,泡泡体育马上取消了后期场馆预定。

版权声明
本文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探访健身运动场馆:逃离、坚守、扩张、转型http://www.0763cx.com/news/2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