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2020自主品牌车企生存现状掠影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20-12-21 13:11 阅读:195

本作品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新闻与财经网汽车联合出品,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站在2020年的尾巴上,所有行业都到了该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了。

包括汽车。

没人能够绕开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上半年的形势一度悲观到无法想象未来,但是到了下半年,尤其是现在的这个节点,业界讨论更多的是复苏和增长。

与此同时,这个过程同样放大了各家车企在面对突发事件时的不同表现,有些强者恒强,有的在资本市场一飞冲天,还有些只能够勉强维持生存,更有些车企没能坚持到现在。

巧合的是,现在处于汽车行业100多年来最为重要的一个技术变革窗口期——内燃机的日暮西山,映照出电气化时代的朝气蓬勃。

多重因素影响之下,“洗牌”成为一种常态。

被“洗”出局的夏利

近日,ST夏利(000927.SZ)发出了一纸公告,大意是收到了铁物股份之前转来的《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后者正式成为了夏利的控股股东,之前的控股股东一汽,则仅持有4%股份,变身“小股东”。

一个时代终结了。

多年之后,夏利会记得自己正式告别造车生涯是在2020年——从先行者,到行业中坚,再到现在彻底从汽车界“出局”,夏利经历了魔幻现实主义般的34年。

夏利曾经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辉煌,同时也是知名的家用车品牌中的“老三样”(另外两样是富康和桑塔纳),在2000年代,“夏利2000”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之车。

曾经的资深夏利员工李明(化名)不无感慨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211”大学毕业的学生才有机会进入夏利工作。

(退出造车)差不多算是天数,李明表示,“虽然夏利的建制还在,设备厂房还在,但是想重新造车也不可能了,因为厂房就在大运河红线上,环保过不了。夏利就像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船,没有人可以完成逆转”。

在李明看来,走到今天沉疴难返这一步,并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管理失控、铺张浪费、盲目上马新项目成为毁灭夏利的罪魁祸首”。

据其介绍,某次有经销商参加的质量研讨会上,对于用户驾驶中方向盘掉落的质量问题,时任夏利某高层竟公开表示“卖了几万辆不就这一辆吗”,现场经销商无不对此表示错愕。

有夏利员工认为,这个细节反映了夏利的管理正在走向失控。“听不进去任何不同的声音,一有反对意见,劈头盖脸就骂”。

传说中的铺张浪费更是触目惊心。

2007年,夏利曾经搞了一个墨西哥基地,正式开拓海外业务,从此一些高层出国考察成为常态,而且也不限于墨西哥了,美国、日本、南非、意大利、德国及其周边的欧洲国家,都成了考察对象。后来有员工质疑,在这些高层的海外行程目的地中,甚至包括拉斯维加斯这种并不以汽车产业见长的城市。

高尔夫球场也成为墨西哥项目的洽谈地。一份据称来自夏利员工的文档显示,某次墨西哥项目的一位高管拜访夏利,双方在高尔夫球场洽谈业务,招待费发票高达95000元。

但是到了2009年年中,墨西哥项目被无限期搁置。但在最初的规划中,这一项目的计划投资金额高达1.5亿美金,年产能为10万辆。

出国业务也养肥了旅行社,前述文档显示,在夏利海外项目存在的那几年,一些旅行社和夏利维持了良好关系,每到年底都会给夏利赠送台历。

夏利还掉进了盲目扩展产能的大坑。

在缺乏爆款产品和明确市场预期的情况下,夏利在2008年,也就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头一年,收购了华利汽车,并且在后者厂址上建设一个年度产能高达15万辆的轿车项目,导入轿车产品。

但实际上就在当年,夏利的利润已经全部来自于参股的一汽丰田,本部实际上处于亏损状态。

前述文档显示,夏利员工认为这一盲目扩张产能的举动,成为了夏利的巨大包袱,“成为夏利直接走向覆灭的导火索”。

华晨关键时刻

如果不是因为几周前,一支不起眼的“17华汽05”私募债未能按期兑付,外界可能还很难了解到一个情况:这家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华晨集团官网数据)、旗下四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申华控股、金杯汽车、新晨动力)的大型车企,居然负债超过1300亿元,已经丧失了融资自我拯救的能力。

紧接着如影随形的,就是各种爆雷。

11月20日,沈阳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的重整申请。

12月4日,据新华社报道,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事实上从9月开始,华晨就因为债务问题而官司不断。

华晨由此进入关键时刻。

版权声明
本文由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洗牌:2020自主品牌车企生存现状掠影http://www.0763cx.com/news/10003.html